“高以翔事故”镜鉴:高强度事情成隐形杀手运

  

“高以翔事故”镜鉴:高强度事情成隐形杀手运

  在市场加速迭代、格局不断洗牌的当下,打着“明星牌”和“话题牌”的浙江卫视综艺陷入瓶颈期,它迫切需要新的突破口,《追我吧》应运而生。

  有关户外竞技真人秀管理、艺人工作风险及高强度工作等具有普世性的大众话题,均一一被卷入舆论风暴中心。

  而如今,节目为求创新与突破而设置的难度障碍和内容看点,已悉数成为公众的攻击点。有网友更是“考古”出了浙江卫视诸多节目中曾发生的一系列意外,如释小龙助理溺亡、张杰晕倒、张雨绮被工作人员猥亵、陈伟霆表演时舞台出现大坑、让张一山吃刺激性食物导致胃病复发送医院,鹿晗脚伤复发送医院等等负面事件。

  据曾参与节目录制的网友爆料,之前范丞丞、毕雯珺在录制时也曾多次呕吐,李振宁更是前去急救车上进行吸氧才得以坚持下去。专业运动员、唱跳出身的idol都几乎承受不了的高强度项目流程,更别说普通人和平时日夜颠倒工作强度就大的艺人们。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

  转动的多边形平衡滚筒、机甲吊桥、梅花桩、70米高楼攀爬与速降、飞檐走壁、全程奔跑在有限的时间和冬季的户外严寒下,这些堪比“铁人三项”的任务成为参与节目的嘉宾要面对的挑战。显然,基于节目的定位,参与者的体力和耐力都成为一大考量标准。那包含“追我家族”在内的嘉宾们都能自如应对吗?

  有网友爆料,高以翔事件后,《追我吧》节目停播,总导演总制片均被辞退,卫视全员追责,运动类综艺也将面临更加严格的审查。

  从2012年的《中国好声音》的一鸣惊人、2014年《奔跑吧兄弟》的一炮而红,到2016年《王牌对王牌》的重磅登陆近年来的浙江卫视并不缺“现象级”综艺节目。可任何现象总有掀篇的可能,市场格局也从不缺洗牌的机遇,在各大视频网站及其他卫视不断推陈出新,抢夺公众注意力之际,浙江卫视便稍显吃力了些。

  放眼浙江卫视综艺板块中的代表节目,“声音”、“演员”不管曾经拥有过多少高光时刻,如今都已随着大众注意力的转移而逐渐被埋入阴影。目前无论是从播放数据纬度还是受众市场口碑纬度来看,谈及浙江卫视王牌综艺时被提到最多的莫过于“王牌”和“跑男”,但这两档节目却也身陷“阵痛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透过公众所掀起的声势浩荡的讨伐声,不妨先来了解下浙江卫视《追我吧》这档节目。已播出三期的《追我吧》定位为大型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常驻MC为陈伟霆、范丞丞、黄景瑜、宋祖儿、吴宣仪、萧敬腾、钟楚曦组成的“追我家族”,节目题眼为“追”。

  “世间再无王沥川。”高以翔的好友、昔日合作的搭档,以及行业上下无一不是感慨万千。网友们也纷纷痛斥此类高强度工作、规劝艺人们珍爱自己不要上强度过大的节目,并发起“不熬夜”的自我约束。

  回溯事件经过,有网友在今日早间爆料称,高以翔在录制节目《追我吧》奔跑环节时于1时45分左右突然昏倒,在场一同工作的陈伟霆、黄景瑜、辰亦儒、徐彩虹等明星或呼救或祈祷。现场剧组相关人员在对高以翔进行约十分钟心脏复苏抢救后,于2时30分左右将其送往医院。随后有娱乐博主称“高以翔的情况很严重”,并在凌晨5时许发文表示“人没了”。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前段时间,现象级综艺“演员”也荣耀回归。历经《演员的诞生》和《我就是演员》三个时期后,《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重回大众视野。新一季的“演员”,不仅汇集了李冰冰、李宇春、佟大为、马思纯、梁静、张国立、郭涛、秦昊几位重量级嘉宾,许鞍华、李少红等名导也加盟其中。阵容豪华、舞台精致、内容升级,可以说节目从各方面都进行了新一轮的更迭与蜕变,但从播出效果和4.7分的豆瓣评分来看,除了第一期因李宇春带来的巨大话题度外,观众对后续节目的播出并非全然买单。

  今日上午10时许,经浙江新闻客户端确认,高以翔在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心源性猝死”,享年35岁。

  据现场观众透露,此次高以翔参与录制的《追我吧》,从26日8时30分开始一直持续到27日1时45分意外发生,期间录制时长近17个小时。正在录制跑步环节的高以翔,在发出一声“我不行了”后随即晕倒,身边的徐彩虹和黄景瑜呼唤工作人员,或许是现场录制环境的复杂,工作人员并没有及时意识到意外的严重性,待反应过来后对高以翔实施了抢救,网传消息称“当时高以翔瞳孔就没了。”

  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情怀杀手锏。主打合家欢受众的《王牌对王牌》,一直以来都没有割舍的“标配”游戏莫过于传声筒环节。但新一季节目首期,因“吴秀波事件”带来的风波,节目被动的进行了尴尬的镜头转切、神仙剪辑等手法,好在没有影响节目播出效果。嘉宾阵容上,新一季《王牌对王牌》,不仅有《庐山恋》主演郭敏凯、张瑜40年后的首度重聚,更有82版《西游记》、87版《红楼梦》、94版《三国演义》、98版《水浒传》演员的喜相逢,诚意满满。

  2019年春节,在经历了“王源时代”后的《王牌对王牌》,以沈腾、贾玲、华晨宇和关晓彤的搭档阵容重新归来。改变的是常驻嘉宾和飞行嘉宾的阵容,不变的是节目的固定游戏和情怀杀手锏。

  可纵然经典环节健在,情怀也足够,也无法掩盖节目的后劲儿不足,缺乏新意、同质化、卖情怀等成为公众一再有所不满的争议点。谁都不知道《王牌对王牌》这张王牌还能拥有多久的保鲜期?

  高以翔公司在声明的态度,何尝不是消息确认后公众的第一反应。眼下,舆论矛头顺其自然地指向了高以翔出事时正在参与录制的节目:浙江卫视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追我吧》。同样,有关户外竞技真人秀管理、艺人工作风险及高强度工作等具有普世性的大众话题,均一一被卷入舆论风暴中心。

  可以看到,第一期节目过后,《追我吧》开始邀请飞行嘉宾与“追我家族”进行对抗。为了增加对抗看点,该节目所设置的环节可以说是种创新,也可以说是充满挑战性与危险度。

  同样,今年年初浙江卫视另一档王牌综艺《奔跑吧》官宣“大换血”,邓超、陈赫、王祖蓝、鹿晗退出,之后节目上线,新成员表现尚可但节目整体缺乏新意和亮点,热度与口碑也无法与以往相提并论。再加上《王牌对王牌》新一季度的风波不断,浙江卫视综艺的2019伊始就不太好过。

  其实,早在高以翔出事前,节目就已存在诸多隐患。参与第二期节目的拳击奥运冠军邹市明在挑战途中不慎跌落装满海洋球的池中,对外求救“我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了”,且凭一人之力无法爬出球池,在嘉宾和主持人一再呼唤后,工作人员介入拖出邹市明。

  抛开高以翔事件和此前诸多不应该出现的意外,不禁令人发出疑问,浙江卫视为何“执迷不悟”要做这样一档高难度、高风险的节目?

  经过一天的发酵,公众和粉丝市场从不相信、震惊,到痛批节目高强度、心疼自家艺人,再到呼吁艺人退出该类节目,高以翔用自己的离开为这个行业和社会敲醒了警钟。

  一档新的原创节目、加强节目看点、升级难度系数、尽最大力度折腾嘉宾、熬夜熬出新高度浙江卫视《追我吧》想尽了一切办法力争抢夺观众的注意力,但它却忽略了最应该被珍视的:人。

 北京赛车走势图 北京PK10自动追号器 惠民彩票平台 方大彩票平台 鼎盛彩票官网 博悦彩票 万利彩票官网 9号彩票平台 亚投彩票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官网